廣大的原野上,沃克三人走在彷彿沒有盡頭的一條小道上,也許是泰坦尼亞太過廣大的關係,在這裡像這樣什麼都沒有的草原相當多。

從之前的競技大會至今已經過了一個星期左右,沃克等人在那之後又逗留了數天才離開雷姆薩西特,經過那幾天沃克等人與魔王三人已變得相當熟識,在離開當天魔王們還特地前來送行,事實上,因為魔王答應給他們的賠禮也使得沃克等人那幾天的生活過得十分愜意。

雖說之前從艾斯那邊得到的酬勞還足夠讓他們過上好一段不錯的生活,不過對與旅行中的他們,再多的錢幣也不會讓人感到困擾,而且平時並不能像那樣大肆揮霍,沃克一想到這就覺得對魔王等人有些過意不去。

一直到最後,莉莉並沒有問清楚那時大叔所說的腐敗到底有何意義,或者該說,是沃克阻止了莉莉去追問,因為沃克不想讓他們知道現在的克羅斯變成什麼樣子,無論當初他們是為何離開,失去故鄉終究會是讓人感到悲傷的一件事吧!

另外,在雷姆薩西特的這段期間,沃克找到了一名熟知泰坦尼亞地理的人並請他繪製了簡單的地圖。

沃克憑著記憶判斷,當初他們剛被傳送到泰坦尼亞大陸的奇土村位置大約在地圖最下方中間偏左的地方。而一路上往東前進的沃克等人,目前則是越過了半個泰坦尼亞大陸後到達了現在所在的雷姆薩西特城。

因為某種原因,沃克並不太想往北走,因此他最後決定先到達雷姆薩西特北邊的神思村,之後再繼續往西方前進。

「總有一天我們會走遍整個泰坦尼亞大陸吧?」

走著奈莉突然說道,沃克從她的口吻中可以感受到一絲的興奮。

莉莉與艾爾芙並沒有多說什麼,但沃克知道,那一天也許不會到來,因為總有一天他們會在某處遇到還在奮鬥的薩恩等人,而沃克與莉莉不能、也不會刻意去避免這樣的一天。

屆時,那將會是旅途的終點吧。

而在那之前,還會經歷什麼樣的旅行呢

 

 

 

從春天早晨醒來的第一件事通常就是與溫暖舒適的被窩戰鬥,即使是在不怎麼舒適的帳篷之中,睡意總能戰勝所有的一切。

我翻了身,然後繼續享受這幸福的時刻。

「奈莉~~快起來,不然我要把妳的早餐吃掉了喔。」

偏偏在這個時候傳來了惱人的聲音打擾我神聖的睡眠,但無所謂,只要再忍耐一下這個聲音也會被睡意給侵蝕吧。

「唉莉莉?莉莉妳總該醒了吧?」

真煩,一大早就遇到頑固的對手,沒關係,這時候就得要靠意志力,意志能戰勝一切!

不過睡意除外

「真沒辦法,小艾,拜託妳去叫她們起來好嗎?」

「好的。 」

援軍!?好樣的,這下子可遇到強敵了。

聽著越來越靠近的腳步聲,我注意到些許的不對勁,雖然姑且鋪了一層布,但仍藏不住背部底下堅硬的觸感,於是我稍微睜開眼睛。

「果然是帳篷啊

揉著還沒完全清醒的眼睛,我回想著方才兩人的聲音並沒有聽過的印象。

「也就是我正跟一群不認識的人在外露宿?」

不可能,雖然不太記得昨天做了什麼,我應該不會莫名其妙在外面搭帳篷睡覺才是,而且是跟不認識的人。

「況且我根本不會搭帳篷

一瞬間我想到綁架或被當成人質的可能性,但若是那樣應該不會讓我這麼好過才是,身上沒有任何不自由,也沒有受傷甚至沒有一絲疼痛。

嗯,不過背部倒是有些酸痛

突然間,帳篷的門簾被打了開來,眼前出現的是一位有著溫和笑容的女性。

「妳醒來了阿?快來吃早餐吧,沃克剛剛抓到了一隻兔子呢!」

「是嗎?那還真是非常有吸引力。」

「嘻,那我們等妳,快點準備喔。」

「嗯在這之前可以讓我問個問題嗎?」

「嗯?」

「妳是誰啊?」

「妳睡昏頭了嗎?我是艾爾芙啊。」

艾爾芙?從沒聽過的名字,難道這是新的拐騙手法?先放鬆我的警戒心,然後一點一點的騙取我的信任?

「那妳知道我是誰嗎?」

「妳到底怎麼了……奈莉?」

 

 

 

一切來得太過突然,昨天還跟莉莉爭論誰負責走路的奈莉,一早醒來竟喪失了記憶。

「都說了我不認識你們,不如你們先告訴我說為何我會被帶到這裡

雖說誰也不認得,但值得慶幸的是,奈莉起碼還知道自己的名字,而且除了記憶之外都與平常的她沒什麼差別。

「我是沃克啊!從小跟妳一起長大,妳最喜歡的沃克哥哥喔嗚噗!」

冷不防的沃克突然挨了奈莉一腳。

「離我遠一點,你這傢伙很危險。」

「什!」

雖然撐過奈莉失憶的刺激,但這句話馬上讓沃克的心情突然掉到谷底,不僅被完全忘記,現在還有被討厭的危機。

「知、知道了,我不會再靠近妳了,請不要討厭我~~」

「喂!旁邊的大姊姊,這傢伙事怎麼一回事?」

「唉總之先把他放一邊吧,還有,叫我小艾就行了。」

在不知不覺之間沃克似乎已經被艾爾芙判斷為戰力外。

「那小艾姊?」

沃克記得一個月左右之前好像有過類似的對話,不同的是這次艾爾芙的表情似乎有些怪怪的,似乎在思考些什麼。

「吶吶~我可以叫妳小奈莉嗎?」

「不行!只有姊姊可以這麼叫,奈莉就好了。」

沃克記得奈莉以前總是向莉莉抱怨在她名字前加個小,現在看來她本人似乎也不是真的那麼討厭啊還是說這是姊姊的特權?

「疑?妳剛說什麼?」

一瞬間沃克察覺到奈莉話中不可忽略的線索,於是他急忙得跑到奈莉眼前。

「去去~別離我太近。」

如驅趕蚊子般的對沃克揮了揮手奈莉又繼續說:

「我~說~只有姊姊可以這麼叫,所以叫我奈莉就好了。」

「對!姊姊!妳姊姊叫什麼名字?」

沃克一邊說一邊仍不忘拉開與奈莉的距離,他心想若是真的被討厭可就傷腦筋了。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我姊姊的名字啊,警告你,我姊姊可是很厲害的喔,要是你敢對我做什麼的話

「莉莉,是莉莉對吧?」

「什麼嘛,不是已經知道了嗎?」

看來在無意之間又獲得了一個重要的線索。

沃克當然知道莉莉的名字,但對於一個失憶的人來說這卻不一定正常,而且,知道莉莉的事卻不認識沃克,艾爾芙的話還能理解,從小就和奈莉一起長大的沃克都不記得的話,那麼也許是奈莉的記憶回到了沒有見過沃克的時期,或者說,年齡。

不過就目前的對話來看,奈莉不僅在生理上、在精神上也ㄧㄥ心ㄧㄣ不一定正常正ㄔㄤ奈莉幾乎沒機會出現,也難怪奈並沒有任何退化的感覺。

「說起來莉莉呢?喂!莉莉!聽的到嗎?」

習慣性的,沃克對著奈莉大喊。

「你在對哪說話啊?你這傢伙果然有問題

雖然奈莉的眼神令沃克感到十分刺痛,但現在並不是在意這種事的時候。

「我說奈莉,莉莉人呢?還在睡嗎?」

「我怎麼會知道姊姊是不是還在睡,再說我才想問你們這裡到底是哪。」

「這裡是泰坦不,這裡是異大陸的東方,莉莉的話,不就在妳體內嗎?」

「啊??異大陸!?為什麼我一覺醒來會跑到異大陸來啊,你們到底有什麼目的,還有什麼在我體內?拜託可以說得簡單點嗎?」

就──

「先~等一下沃克,奈莉現在也很混亂,先不要一股腦的問問題比較好吧。」

聽著兩人前言對不上後語的對話艾爾芙終於忍不住插了嘴。

「也、也對,抱歉

好在艾爾芙還保有一些冷靜,於是沃克重新考慮了現狀,依現在的情形,比起質問,應該先讓雙方搞清楚目前的狀況才對….

 

 

 

眼前名叫沃克的男人在聽了一旁大姊姊的話後總算慢慢冷靜下來,雖然這傢伙說的話和行動都很可疑,奇怪的是,我並不真的感到討厭。

比起那個男的,旁邊那位,嗯小艾姊,她就感覺可靠多了,雖然她與姊姊的感覺相差很多,與其說安全感,她給人的感覺應該說是安心、能讓人冷靜下來的類型,剛才也是因為她的話才讓那個叫沃克的傢伙稍微鎮定了一點。

「奈莉,妳先聽我說,不要緊張也不用害怕,我和小艾都是莉莉的朋友,所以是對妳完全沒有惡意的。」

似乎是整理完了情緒,沃克開始試著說明狀況,當然,是在離我三公尺遠的狀態下。

這傢伙真有趣

「依現在的狀況來看的話就暫時相信你的說法好了。」

事實上我也安穩的睡了一個晚上,而且剛才他們還打算叫我吃早餐,我甚至覺得,這個男的比我還要慌張。

「詳細的原因先不說,總之現在加上妳,我們三四個人,正在異大陸旅行。」

「你剛不是說什麼,泰泰達?」

「泰坦尼亞,這是異大陸真正的名字,用異大陸來說妳比較熟悉吧?」

「嗯。」

「簡單的說就是妳在睡了一覺之後失去了記憶。」

「也太簡單了吧!?」

對沃克突如其來的一句我忍不住大聲吐嘈,現在就連誘拐孩童的罪犯都會用比這好上幾倍的理由。

「而且我可不覺得我失去了記憶,我不只記得自己的事,也知道姊姊的事,就連家裡有什麼擺飾我也能說給你聽。」

沒錯,一切都沒有變,除了眼前的這兩個人,還有這個陌生的地方。

「那我先問妳,妳昨天去過哪裡、做了什麼事?」

昨天說起來打從一醒來我就覺得腦袋不太清楚,而現在我又注意到頭部似乎有些疼痛。

「我記得昨天我去了街上嗯?還是在家裡?」

「記不得了嗎?」

「囉、囉唆,誰會仔細的去記住昨天做了什麼啊!」

唯一可以確定的是,昨天我可沒跟你們這些傢伙在一起。

「那麼奈莉,妳知道昨天莉莉姊去了哪裡嗎?」

姊姊啊要是沒特別的事的話肯定整天都在一起的吧,天氣好的話就一起出去玩,說起來好像還有跟一個在一起的樣子

「反正肯定也和我一起在家裡吧!」

「那我換個問題好了,妳知道莉莉是,騎士團的團長嗎?」

沃克小心翼翼的說著,似乎是在觀察我的反應。

「哈?你在開玩笑嗎?姊姊她

為什麼?為什麼想不起來,明明應當要再清楚不過的,但現在我除了姊姊的名字、長相之外,什麼也想不起來。

「那我再問你妳的父親,是做什麼的?」

「爸爸?我我不知道

想不起來,什麼也想不起來,除此之外,為何只要我一想起爸爸就會湧上一股莫名的哀傷。

「奈莉妳知道妳是

我是?我就是我啊,但是為什麼我會感到如此不安?

就好像我不是我。

…“魔法師嗎?」

魔法師?這個叫沃克的傢伙所說的話越來越荒謬,我是魔法師?

「喂!沃克,別再說下去比較好吧?」

「為了讓她了解狀況,只能這麼做了。」

「你們、你們到底在說什麼?開玩笑的話到這就夠了喔,就算是你們是姊姊的朋友

已經什麼都搞不清楚了,連小艾姊也是,為什麼只有我什麼都不知道?

對了是夢吧?肯定是這樣的,就剛剛開始就覺得腦袋不太清楚,那是因為我在做夢吧!所以一切才那麼的沒有道理。

「莉莉-你最喜歡的姊姊,我知道在哪。」

姊姊!對!若是姊姊的話肯定會幫我的,就算是在夢中,她也肯定會奮不顧身保護我的!

「快告訴我!姊姊在哪?」

沃克沒有說話,小艾姊也只是一直看著我,然後沃克他慢慢伸出了手指,而那手指指的方向──

是我。

 

 

 

沃克用手指指向奈莉,一時間她像是搞不清楚狀況似的看了看自己的身後,當然,那裡什麼人也不會有。

「莉莉,她就在妳的體內。」

突然這麼說奈莉她肯定會相當混亂,但是沃克相信,若是精神相連的她們,肯定可以感覺到對方的吧。

「姊姊她在我體內?」

奈莉的表情告訴沃克,她正在一步一步的了解現實

「姊姊她,在我體內?」

然後像是感覺到了什麼,奈莉的表情開始慢慢的崩解。

「哈哈哈,姊姊我感覺的到姊姊!?這是怎麼一回事?難道說我了姊姊?」

很明顯的,雖然奈莉感覺的到,但大腦的理解卻跟不上。

「我說了妳是魔法師,是妳用魔法讓妳們兩人融合,藉此救了莉莉的性命。」

為了消除奈莉不必要的混亂,沃克先是簡單的說明狀況。

「魔法?融合?我救了姊姊?」

「嗯

「吶~小艾姊,這男人沃克,他在胡說對吧?」

奈莉用著期待的眼神望向艾爾芙,彷彿在希望她告訴自己這一切只是一場夢。

「雖然我沒有親眼看到,不過他說的是真的。」

然後在一瞬間,陷入了絕望。

「妳感覺的到對吧?感覺的到莉莉。」

「我是魔法師?我救了姊姊?我救了

「「……」」

沃克與艾爾芙誰都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奈莉。

「那誰、誰來救我啊……

奈莉眼中堅強的神色不再,慢慢的,她哽咽了起來。

「嗚

然後,所有的情緒如潰堤般暴發出來。

「嗚啊~~~~~啊~~~~啊嗚啊

沃克了解的,那個曾經多次在他懷中哭泣的奈莉,原本就不是什麼堅強的女孩,那只是在逞強罷了。

「不要怕奈莉,我和沃克會幫妳的。」

艾爾芙想試著靠近奈莉安慰她但卻被奈莉一手揮開。

「不要靠近我!!」

……

若連自己,連自己的記憶都不能相信的話,那麼又有誰能相信呢?

「奈莉

即使如此,沃克還是試著靠近奈莉。

「不、不要過來。」

無視奈莉的吶喊,忍耐著她不斷揮來的手臂,最後,沃克抓住了奈莉的手。

「你你要做、做什麼?」

這麼做也許會被更加害怕、討厭吧,不過沃克覺得,如果真的是奈莉的話

「不要欸?」

沃克放開了握住奈莉的手,一手抱著她,一手輕輕的撫摸著奈莉的頭,每次當奈莉感到害怕或不安的時候,這麼做總能使她冷靜下來──

 

 

 

就當我意識到自己要被怎麼了的時候,忽然間我感受到一陣溫暖。

必須要避開眼前的男人!應該要用被解放的雙手反抗的,但是身體、內心卻感受到熟悉的溫度,讓人想完全依靠的溫暖。

為什麼呢?眼前的男人-沃克,明明應該是完全不認識的人,但這種感覺就像,爸爸?又或是姊姊?,不,是比他們感到更親近的存在。

「沃克?」

「不要擔心我會幫妳的,不管發生什麼事都會陪著妳的,我們是這樣約定的對吧?」

這個男沃克他溫柔的說著,不可思議的,剛才充滿全身的不安全被他的話語一掃而空。

「約?」

約定,雖然腦中很多東西都不記得了,但我感覺這樣的約定曾經存在,存在我的記憶

「嗯,不記得也沒關係,我只要你明白,我,絕對不會離開妳的。」

不會離開

沒了記憶,也沒有任何的根據,但是聽到這話,讓我感到非常、非常的安心

 

 

 

「喂!奈莉她沒事吧?」

見奈莉突然一動也不動使得艾爾芙有些慌張。

「沒事,只是睡著了。」

「哈不過沃克你真厲害,沒想到奈莉真的冷靜下來了。」

「嘛~怎麼說,奈莉她是我的妹妹啊。」

「嘻,那倒是。」

雖然總算是讓奈莉了解目前的狀況了,就這樣一覺醒來然後就恢復了記憶,應該沒有這麼好的事吧

但現實總是造化弄人,偏偏睡一覺就失去記憶的事卻真的發生了。

「總之得想想辦法才行。」

「嗯不過話說回來為什麼莉莉姊怎麼叫也沒反應呢?」

「對了...還有莉莉阿

「喂!莉莉,快醒醒啊!!」

如過奈莉說的話是真的話──姊姊她,在我體內…”,那麼就表示莉莉並沒有消失,沃克猜想,只是失去記憶應該不會連魔法效果都跟著不見才是。

問題是,不管沃克怎麼叫莉莉也沒有任何回應,但是再想想,完全不記得任何魔法的奈莉,之後會對莉莉產生什麼影響也說不定,令人疑惑的是,為什麼莉莉完全沒有反應呢?

雖說奈莉可以一方面的暫時切斷連結,但莉莉並沒有這樣的能力,這麼一來沃克只能判斷也許是因為失憶的關係而導致連結出了問題,而目前的狀況莉莉就有如被在奈莉的體內。

「不如回去找魔王的那位魔法師怎麼樣?」

「大魔法師嗎

的確,身為大魔法師的話,對這種情形應該多少會了解一些才是。

「不過雷姆薩西特離這已經有三天的距離。」

而當初的目的神思村也大約還有兩天路程。

要說進退不得也不算,畢竟沃克並不確定目前的情況有多麼嚴重。

「這時候如果有傳送魔法就好了

「抱歉,我只會些簡單的魔法

「畢竟妳不是魔法師嘛

雖然艾爾芙靠著亞特提克可以施放出若干種類的攻擊魔法,但真要說的話她連初級魔法師的程度都不到。

至於瑪格斯劍,目前只記憶著和莉莉練習用的攻擊魔法。

「唉

嘆了一口氣,抱著僅僅一絲睡一會情況多少能好一點的心情,沃克決定先把奈莉帶回帳篷。

進到帳篷內,沃克注意到帳篷似乎有些怪怪的,不過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單純只是有些歪斜而顯得不太穩固罷了,在吹大風的夜晚,樁腳鬆動甚至被吹起的情形也曾發生過。

「等會再加強一下就好了吧。」

「說起來還沒吃早餐呢

讓奈莉躺好,替她上蓋上毯子後沃克走出了帳篷。

 

 

 

我做了一個夢,為什麼我知道是夢呢?因為周圍淨是純白的一片,如同未曾用過的畫紙一般,只有白的世界。

可是過了一陣子我才發覺,這一大片的,原來是雪。

那麼也許這不是夢?

不,它是夢,因為我看見了一個人,我看見了我自己。

「吶,沃克,我這麼做沒有問題嗎?」

不知為什麼,在的身旁站著那個叫做沃克的男人。

「阿阿~沒問題的,莉莉她不是說了會一起努力的嗎?」

姊姊?姊姊她怎麼了?說起來為什麼在我身旁的不是姊姊而是呢?

「是阿,一起融合後,就真的一起了呢

融合?確實沃克曾說過,是我

「沒什麼好擔心的,是妳自己說的吧,融合相當順利。」

「嗯

只是這樣看著,我可以清楚的感覺到內心的不安,因為是夢嗎?

又或許,因為這是我的…“記憶呢?

「妳怎麼又這張臉呢?」

沃克作出拿我沒辦法的表情,但那表情中並沒有一絲的不耐煩,甚至帶著一絲微笑。

他轉過身來面對我並蹲了下來。

「嗯~小力一點拉。」

沃克粗魯的拍掉我頭上的雪,然後溫柔的摸著我的頭。

「和約定一樣喔,三個人,一個人也沒少不是嗎?」

「嗯。」

「那麼妳還有什麼好擔心的呢?」

「我不知道

真是讓人搞不懂的傢伙,看著,我這麼想著。

「來,回家吧!好好休息,到了明天再繼續為莉莉治療。」

說著沃克牽著我的手,然後我便像是安心似的笑了。

「嗯!」

沃克他也笑了,即使不說出口,他仍能了解我的不安,然後替我打氣。

「沃克~」

「嗯?」

「謝謝你~」

「怎麼了這麼突然,感謝我也沒有蛋糕可以吃喔!」

「沒關係,嘻嘻。」

晃著握住的手,看著的表情和輕盈的步伐,即使是像是毫無來由的一句,但我似乎也能感受到那句感謝有多真切。

「真搞不懂妳啊,哈哈。」

是嗎?在我看來你似乎比我還了解我自己呢,總覺得沃克他就像

哥哥(家人)一樣。

 

 

 

「沃克~」

在帳篷外的沃克一聽到奈莉的聲音便急急忙忙跑進帳篷,只見奈莉仍好好的躺著睡覺。

「原來是夢話啊

「嘻嘻。」

「笑了?是做了什麼好夢嗎?」

沃克心想還好是個不錯的夢,在這種情形下還作惡夢的話心情肯定會很糟吧。

「沃克哥

「喔?這還真是個令人懷念的稱呼啊

沃克記得剛被收養的那段期間奈莉總是這樣叫自己的,在熟悉之後更常常在一旁沃克哥~沃克哥~的被拉著到處跑。

「那時候的奈莉真可愛阿

隨著時間過去,慢慢的奈莉不再以稱呼沃克,反倒可以明顯感覺自己被叫笨沃克的次數有漸漸增加的趨勢。

也不是說沃克認為現在的奈莉變得不可愛了,但想起以前的事再比照現今總讓他感覺心情有些複雜。

「嗯嗯….嗯?」

就在沃克沉浸於往事的時候奈莉似乎醒來了。

「早、早安啊,奈莉,不過已經中午了就是。」

「沃克?」

「肚子餓了嗎?妳還沒有吃早餐吧,要不要吃點東西?」

沃克很怕會嚇到奈莉,因為現在的他對奈莉而言就如陌生人一般,一覺醒來卻發生身旁有一個陌生人,就算會大叫也不奇怪吧。

「喂!」

「怎、怎麼了?」

雖然試著努力裝得鎮定一些,不過看來還是不免一陣怒罵了,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附近除了艾爾芙之外並沒有別人,艾爾芙的話應該理解的吧大概。

「沒、沒事找我有事嗎?」

意外的,奈莉的情緒並沒有十分激動,不過看起來似乎有些緊張。

沃克想起奈莉剛剛睡前的行為,猜想奈莉或許是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啊沒什麼,剛剛聽到妳叫我所以我才過來看看。」

「什!我、我才沒有夢到你勒!」

雖然理由猜錯了,不過看來奈莉仍因為另一個理由而不好意思。

「哈哈是嗎既、既然醒了,要不要吃點東西?」

「嗯嗯。」

儘管現實果然沒有睡一覺就恢復記憶那麼順利,但沃克感覺奈莉似乎老實的多了,他想也許她正在慢慢的接受自己,不管怎麼說,這對沃克、對奈莉來說應該都算是個好現象。

 

「喔?奈莉妳醒拉。」

「嗯午、午安。」

出了帳篷,在火堆旁艾爾芙正煮著野菜湯,沃克並不是很喜歡這種湯的味道,不過他記得之前在雷姆薩西特時說過想吃克羅斯料理之類的話,所以他並沒有多說什麼。

而且這道料理最主要是為了奈莉,儘管沃克並不清楚她到底是為什麼失憶的,無論如何還是吃得健康一點,另外還有一點,因為野菜湯也是屬於克羅斯的料理,依目前奈莉的狀況還是多讓她接觸一些熟悉的事物才好。

「早上的兔肉也還有喔,沃克那傢伙居然說他擔心的吃不下。」

「小艾!」

「是是嗎?」

其實有一部分原因是莉莉不在,光兩個人也不能光只吃肉,不過因為煩惱奈莉的事情而沒什麼食慾也是事實。

「嗯、嗯也可以這麼說。」

謝謝。」

奈莉害羞的點點頭,看著這樣的奈莉沃克也跟著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倒、倒是小艾妳看起來一副沒事的樣子啊~」

因為氣氛有些尷尬,沃克改將話題轉到艾爾芙身上。

「才沒這回事呢!只是,看著沃克那張臉總覺得很有趣,嘻嘻。」

「什麼很有趣!我可是很認真的在煩惱!」

「知道拉~但不知道什麼原因,總覺得不必太過擔心。」

「明明是個愛哭鬼,這時候卻這麼樂觀

「嘛~先別說這些,可以吃東西了嗎?我肚子好餓。」

「欸?嗯、嗯

聽見奈莉的話沃克有些驚訝,因為奈莉竟然能如此自然的加入對話,畢竟早上的奈莉曾如此激動。

「那開動吧!」

也許是察覺到沃克的反應,艾爾芙用明亮的聲音喊著。

「嗯~這肉真香~」

「是嗎?餓的話就多吃點沒關係。」

雖然沃克不太想只用野菜湯來填飽肚子,不過現在只要能讓奈莉高興就好了,但正當沃克伸手要盛第二碗湯的時候,碗裡突然被放了一大塊兔肉。

「給你,你早上也沒怎麼吃吧?」

奈莉微笑著對沃克說,無論是態度或是剛剛的對話也好,加上現在的這個動作,這些都讓沃克感到十分意外,至少,以前的奈莉並不會那麼快和陌生人普通的交流。

「謝謝妳奈莉…………那個……

儘管沃克有些遲疑是否該開口,不過他還是認為以奈莉現在的狀況應該能做更進一步的對話。

「嗯?」

奈莉一邊大口咬肉,一邊轉頭回答沃克,沃克曾要奈莉在吃飯時好好注意形象,不過畢竟她有著莉莉那樣的姊姊

光這點來說的話,奈莉在失憶前後倒是沒什麼改變。

「睡了一覺後,有想起什麼嗎?」

除了奈莉明顯親近些的舉動之外,沃克會這麼問還有別的根據那就是夢。

夢的象徵意義有許多說法,舉凡預知、過去的事、欲望以至於夢想,甚至有人說夢是天神給的啟示,不過有一點最重要的是,這些都是無意識的。

因此在某種情況之下,夢中的情景甚至比記憶還要可靠。更進一步的,夢中的情景有時也會無意識的影響到自身的各種行為和思考。

而沃克他聽到了奈莉在夢中叫著自己的名字,不管奈莉是否記得夢的內容,可以肯定的是夢已經以無意識,甚至有意識的形式影響了奈莉。此外,這個夢還有一種更理想的情況,那就是奈莉她夢到了…“過去(記憶)”

沃克看著奈莉,她先像是嚇了一跳然後陷入思考,感覺她似乎在猶豫該不該說出來,或是該怎麼回答。

 

 

 

被沃克這麼一問讓我有些驚訝,是因為我的舉動嗎?

事實上,那些舉動也讓我自己很意外,並沒有特意去想,而是很自然的動作,我感覺的到自己似乎對沃克打開了心房,是因為那個夢的關係嗎?

不過,就算他這麼問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雖然我夢到了那個像是記憶的夢,但其實連我自己也並不是很確定,因為在我目前的記憶中並沒有發生過那樣的事。

「該說是想起來嗎還是該說我…“看到了。」

「嗯~?那妳看到什麼呢?」

聽沃克的語氣,他似乎了解話中的意思,又或者說他了解的

「我看到我和你走在雪中,我那時好像正在為姊姊融合的事擔心,感到很不安。」

然後呢?」

「然後你安慰我、摸摸我的頭,最後我就放心的笑了。」

「是嗎

對陌生人說這種事應該會很不好意思的,但一切卻讓我感到那麼自然,除了姊姊之外,應該沒有人能讓我有這種感受才是,連爸爸也不例外。

「吶~沃克

既然如此,我再一次的回想剛才的夢,也許

「嗯?」

「你是我的哥哥嗎?」

我記得姊姊、記得父親,就連死去的母親我也有一絲的記憶,可是這些家人中並沒有哥哥的存在。

但,儘管我的記憶中並沒有我有哥哥的記憶,可是沃克給我的感覺就和姊姊給我的感受一樣,所以我想失憶的我就算忘了曾經有個哥哥也不奇怪吧。

「阿我們是家人喔!」

果然是這樣,也就是說,那時沃克對我說他是我喜歡的沃克哥哥是真的摟?不…“最喜歡的是亂說的吧?最喜歡的人肯定是姊姊才對。

我試著回想起剛醒來時和沃克的互動,嗯,他肯定只是個笨蛋

可是就算是笨蛋──

嘛~喜歡也沒關係吧

「嘻嘻。」

 

 

 

握著沃克的手,奈莉笑了,雖然看沒見過奈莉所說的夢,但夢中的笑容肯定和現在的奈莉一樣吧?

「嗚嗚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在一旁看著兩人的艾爾芙哭了起來。

「喂喂~怎麼是妳在哭啊?」

沃克露出苦笑,他知道艾爾芙從以前就是這麼情感豐富。

「嗚人家就是覺得很感動嘛

「哈哈~小艾姊真有趣。」

放開沃克的手,奈莉走向艾爾芙然後抱住她。

「謝謝妳

沃克想起稍早和艾爾芙的對話,也許不,肯定沒問題的吧。

 

「一大早的你們在做什麼?」

就在此時,突如其來的一句話打斷了沉浸在情緒中的三人,三人面面相覷,當然,這句話並不屬於在場的任何一個人,而是另一個熟悉的聲音。

「莉莉!?/莉莉姊!?/姊姊!?」

三人驚訝的大喊,因為這聲音的主人正是從早上不管怎麼叫都一直沒反應的莉莉。

「幹嘛那麼驚訝,我怎麼了嗎?」

「妳、妳、妳為什麼到現在才出現

「為什麼?只是覺得很累而已啊,說起來我頭好像有點痛

莉莉的這句話再次讓三人嚇了一跳,心想該不會不只奈莉,連莉莉都...

「姊姊妳也跟我一樣失憶了嗎?」

搶在沃克之前奈莉說出了沃克的想法,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沃克感覺奈莉似乎有些興奮,或是該說期待?

「蛤!?什麼鬼失憶?嗯?不過我倒是有點想不起昨天晚上的事

不會吧!沃克在心中默默的喊著,但是有了奈莉的經驗,這時候應該要冷靜的分析現狀才是上策。

「那,昨天其它時間的事呢?」

試著隱藏內心得動搖,沃克先是試探性的問道。

「昨天昨天什麼事也沒發生吧,早上輸了奈莉之後就這樣走了一整天,累死我了

說起來昨天的確是相當無趣的一天,早上莉莉和奈莉吵著誰要負責走路,最後兩人決定以猜拳決定,雖然沃克很好奇她們兩個到底怎麼猜拳的,不過結果似乎是奈莉勝出,因此最後莉莉被迫得負責趕路。

但也就是因為昨天是如此平凡,奈莉的失憶便更讓人覺得太過突然。

「呼這不是記得嗎?」

聽了莉莉的回答艾爾芙吐了口氣安心的說,相反的奈莉似乎有些失落,雖然不是不了解奈莉想要同伴的心情,不過這種情況下沃克可不希望事情再複雜化了。

「那妳怎會不記得昨天晚上怎麼了?」

照理說晚上或睡前離醒來的時間要更近才是,但是莉莉卻只記得白天的事。

「囉、囉唆!有時候就是會忘記嘛,有什麼關係~比起這個我好像聞到很香的味道啊。」

果然姊妹都是一個樣,沃克心想。

「拜託妳忍一下!現在可不是吃東西的時候。」

「幹嘛啊!從剛剛開始你們就很奇怪,咦?說起來小奈莉剛剛說什麼也失憶了?」

……

奈莉沒有說話,但沃克不知道她是在為記憶的事擔心,還是為了莉莉沒有失憶而感到失落,大概兩種都有吧,最後沃克做出了這個結論。

「事情是這樣的

於是,沃克將早上到現在所發生的事告訴莉莉,在這期間奈莉都只是安靜的聽著。

 

「再怎麼說也太突然了吧!!」

聽了沃克的話後莉莉大喊著,沃克當然了解她的心情,只有一晚,沒有任何徵兆的奈莉就失去了記憶,如此不講理的事卻也無處可發洩。

「姊姊

叫著莉莉,奈莉徬徨無助的樣子令沃克心疼,如今她最依靠的姊姊不僅看不到也觸碰不到,內心肯定相當的不安吧,那麼這時自己就必須做些什麼,至少讓奈莉能安心一點。

「奈莉,妳放心吧!現在起碼知道莉莉還在,至少可以推定目前妳身體並不糟,以防萬一妳今天繼續休息,到了明天我們就回雷姆薩西特,那裡的大魔法師肯定會有什麼辦法的。」

雖然這麼說並沒有錯,但沃克並沒有什麼信心,畢竟奈莉所使用的人與人融合的魔法並沒有任何先例,奈莉當時也說過她自己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現在想想,這麼不安定的魔法一直到現在都沒有任何副作用才令人驚訝吧。

「嗯

聽了沃克的話奈莉只是默默的點了點頭,果然,在事情才發生沒多久的現在要她打起精神的還是有些困難。

 

到了午後,沃克一群人在吃完午餐後到了附近的一棵大樹下休息,儘管現在還是春天,但在這個時候長時間走在太陽下仍會讓人感到有些炎熱。

三人在陰涼的樹陰下吹著涼風,雖然看似悠閒,但以目前的情況,沒事做反而讓人無法靜下心來。若是以往的話,作為飯後運動有時沃克會和莉莉做簡單的鍛鍊的,不過現在...

「對了莉莉,妳現在沒有辦法出來嗎?」

「嗯,我試過了,但我的意識似乎沒有辦法通過奈莉,一般來說,奈莉對身體的控制權要在我之上。」

「那奈莉現在能夠使用魔法嗎?」

沃克也想過這點,不管奈莉本身的魔法天份有多高,沒有經過一定的訓練也沒法好好的使用魔法吧,在奈莉連自己會使用魔法的事都不知道的情況下,大概連簡單的照明魔法也不會使用。

……

跟沃克想的一樣,奈莉輕輕的搖了頭。

接著一群人又陷入了一陣沉默,果然,什麼都不做就是讓人靜不下心。

「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今天還是多少前進一點吧。」

「怎麼了,不是說好今天要讓奈莉休息一下的嗎?」

「沒問題,奈莉的話由我負責背著。」

「背、背著!?」

 

 

 

沃克突如其來的話讓再次讓我感到驚訝,但姊姊卻說這是相當常有的事,而小艾姊也只是笑著不說話。

說實在的,要我繼續這樣等著什麼都不做還真令人受不了,而且自己現在似乎也已經相當能接受沃克了,對我而言說不定這點要更另我感到意外。

「吶~沃克,以前的我都是用什麼理由讓你背的呢?」

「這個嘛,哈哈

從沃克的語氣聽來,他似乎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一般都是我對妳惡作劇,然後妳就以莉莉來威脅我,通常代價就是背著妳走上半天或是要我給妳買蛋糕之類的。」

「哈哈~活該,誰叫你要欺負我!」

我不禁笑了笑,雖然說得像是別人的事一般,但我想我能了解的心情,這樣被沃克背著總讓我感到一股相當安心的感覺,又可以避免掉討厭的走路,的確是會讓人上癮

「喔~?原來是這樣啊?看來在我不在的時候你相當的照顧小奈莉啊?」

「哈哈哈那、那當然。」

原來如此,威脅嗎的確從小姊姊就很疼我,若是我受到任何委屈姊姊肯定不會放過對方的,這一招以後也能好好利用呢

一如往常的姊姊,這可以說是從早到現在對我而言最大的救贖,不也許這並不算一如往常,在我最需要一個依靠的時候卻看不到、也碰不到姊姊,如此沒有現實感只有聲音的姊姊,反過來說,這或許才是對我而言最為殘酷的現實

「妳先別激動,現在最重要的是奈莉的事吧?」

「這的確是奈莉的事啊!」

「妳懂我意思的吧!?」

「哼!看在你早上的表現就暫且原諒你。」

而另一個現實,從醒來就一直照顧我的兩個人─小艾姊與沃克,尤其是沃克,若不是他也許我早就被不安給壓垮了,而現在的我已經很清楚他有多在乎我,就算發生了什麼,他也會陪著我。

也許他並沒有自覺,但他不時露出的悲傷神情另我心痛,這也讓我對自己的失憶有了些許的罪惡感。

這樣說也許不太好,但從小和姊姊長大的我,就算沒了其他的記憶,只要和姊姊在一起我也能好好的活下去吧,尤其在爸爸不在之後姊姊就是我的全部,所以就算沒有沃克也沒什麼大礙才是,但沃克他讓我咦?

爸爸不在之後?

對了,爸爸他在哪呢?為什麼我和姊姊變成這種身體然後還身處遠方的異大陸,這時候爸爸他人呢?

 

 

 

「姊姊姊?」

不知道為什麼,奈莉突然有些吞吞吐吐的叫了莉莉。

「怎麼了?妳還是覺得要修理沃克嗎?如果是的話等妳──」

「爸爸他在哪?」

然後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奈莉問起了父親的事,沃克回頭看著奈莉的臉,她的臉上充滿了不安,不過沃克認為對目前的奈莉來說,關於父親的事情應該知道的不多,他想,就如同稍早的夢一般,也許是過去的記憶讓她微微地察覺到了些什麼吧。

「爸爸他

沃克了解莉莉也在猶豫,是否該在這裡將真相說出來?但他們不確定這會對奈莉的精神有多大的影響,沒弄好的話說不定連莉莉也會有不好的影響,因此沃克決定先不說出事實。

「父親他留在克羅斯大陸,畢竟他還有騎士團的工作。」

「是嗎?騎士團阿

「沒、沒錯,而且我們的身體在那邊也不方便,再說總不能讓爸爸跟我們一起做這麼長的旅行吧?」

「嗯也對

奈莉的臉看起來似乎有些不能釋懷,但比起奈莉,沃克更在意看不見的莉莉,陪自己說這個謊的她,不知道是否一樣也感到一陣心痛呢?至於一旁的艾爾芙則始終沒有說話,就這樣所有人都在奇怪的心情下迎來了夜晚。

 

 

 

也許是運氣好,沃克在日落之後發現了一個適合紮營的小山谷,雖然沒有前進多少距離,但一天下來大家也都累了,因此所有人在簡單吃了一點東西之後就各自休息。

但我一點也睡不著,不用說就是因為今天的事,突然沒了記憶實在讓我無法冷靜下來,即使有姊姊還有沃克在,但我仍感到很徬徨。

「小奈莉?」

「姊姊

「怎麼了?還在擔心嗎?」

「嗯

我想我找不到任何一個讓我能不去擔心的因素,一覺醒來就身在陌生的土地上、不知為何在我體內的姊姊,以及不知是否能夠恢復的記憶。

「讓我退一百步說好了,假如,就算妳的記憶真的無法恢復,我,還有沃克,甚至艾爾芙也都會陪在妳身邊的,慶幸的是我的事情妳也記得,對妳的生活也沒有影響,要是真要那樣的話,大不了就當成我們在這裡開始新的生活而已,這樣想的話

姊姊說的話我明白,就在不久之前我也曾經想過類似的問題,雖然我想我的過去應該也沒有什麼值得讓我記得一輩子的豐功偉業或大事件,但,那並不足成為讓我接受目前這種生活的理由,因為

「哪有這麼簡單就能接受的!再說,姊姊妳忘記妳現在是怎麼樣的身體嗎?我可是一點魔法也記不得了,這樣一來妳不就永遠不能恢復了嗎?」

沒錯!這才是我最在意的,如果生活沒有姊姊,記憶什麼的也將不再重要了。

「我沒有關係的,又不是死了,而且我還能跟小奈莉你這樣說話,就算是這樣的身體,至少我們還是在一起

一點也不好!!那我不就永遠也無法再抱著妳撒嬌了嗎?那我不就永遠不能牽著姊姊手一起散步了嗎?那我不就永遠看不見妳了嗎?這麼一對於沒有記憶的我,在我體內的姊姊...

和幻覺有什麼不同?

什麼鬼約定!不是說好三個人的嗎?雖然我知道沃克有多重視我但沒有姊姊的生活到底還有什麼意義呢?

所以說,我──

 

 

 

今天是滿月的日子,所以今晚的月亮顯得特別明亮,沃克記得奈莉總說這樣的月亮像是蜂蜜蛋糕,之後更會不斷吵著想要吃,所以只要記得,沃克總會盡量避免在滿月的日子賞月,但是今晚,沃克突然很想和奈莉分享這美麗的明月,希望再聽到奈莉任性的話語

於是沃克決定去帳篷看看奈莉的情形,他想就算她睡著了那就和莉莉討論以後的行動也好。

正當沃克走向奈莉的帳篷時突然從裡面傳來奈莉的大喊:

我不要!!

「奈、奈莉我只是

接著又傳來莉莉的聲音,沃克猜想兩人會不會是吵架了,沃克知道莉莉有多麼愛著奈莉,而奈莉也將莉莉當成這世界上最重要的人,所以姊妹吵架這種事並不怎麼發生,但以現在奈莉的心裡狀況就難說了。

走進帳篷,沃克馬上了解到這並不是吵架。

奈莉低著頭,身體微微顫抖,明亮的月光透過門簾正好照著奈莉,那景色就像是在突顯奈莉的…“孤獨

沃克看見了,從奈莉看不見的雙眼中流下了眼淚,小小的水珠滴在奈莉胸前如祈禱般緊握的那雙顫抖的小手上。

這時候是否該過去抱著她呢?沃克雖然心裡這麼想著卻動不了。

因為奈莉她散發著自我的氣息,沃克才知道原來自己錯了,而奈莉她很清楚──

光靠單方面的依賴是活不下去的。

「我會做到的

奈莉抬起頭,泛著淚光的眼眶中充滿了堅定的神色,過去,那個孩子氣、愛撒嬌的奈莉也曾經有過一次這樣的眼神。

「說好三個人的,一個人也不能少,既然曾經是我讓我們變成“2.5”人,那麼,我就會負責讓我們再次變回三人,就算我現在一點魔法也不會,但曾經的我做到的,現在的我也應該做得到,就算一切要重新開始,就算要花上多少年月,我也不會放棄,因為

決定使用融合魔法時的奈莉,當時的她也是這樣的神情,就算未來有多麼不確定就算內心有多麼不安

「因為那是我們的約定,因為我

不只是為了那天的誓言

「我還想用我的雙手抱著妳啊姊姊!!」

「奈莉奈莉~奈莉 奈莉 奈莉~~!!我也想再讓妳抱著我撒嬌啊嗚啊啊啊~~」

像是完成了某種儀式一般,沃克總算動了起來,走向奈莉,就如同往常一樣,他一手抱著奈莉,一手溫柔的摸著奈莉的頭。

「在那一天來臨之前,就讓我代替莉莉吧

「沃克嗚嗚

「哈哈這下妳們可沒資格說小艾是愛哭鬼了。」

奈莉就這樣緊緊地抱住沃克,哭著、哭著,最後便沉沉的睡著了。

 

「唉被她這樣一說真不得不振作一點了

還醒著的莉莉嘆著氣,不得不振作是吧莉莉今天肯定也相當煎熬,沃克心想,或許,誰也碰不到的她才是最難過的一個人也說不定。

「如果魔法師團還在的話就好了。」

原本融合魔法就是最大魔導師繼承時才會使用的魔法,雖然沃克不知道奈莉為何會使用那樣的魔法,但在魔法發達的克羅斯肯定能找到更多可能性才是。

「沃克,要不然

不過現實是,過去的克羅斯已經不復存在。

沃克知道莉莉想說什麼,除了魔王中的大魔法師之外,他們所知存在泰坦尼亞的上位魔法師就只有薩恩了,甚至薩恩可能找到了當時行蹤不明的克羅斯軍隊,只是莉莉她不,恐怕就連沃克也還有沒足夠的心裡準備去面對過去。

「總之先回雷姆薩西特吧,如果真的不行的話

「是啊為了奈莉,我們也該振作一點了。」

尋找自我,沃克不知道這是否足夠作為這一年多來旅行的藉口,但旅途總有終點,為了奈莉,他想也是該放開那些任性的時候了,不僅是莉莉,還有自己的任性。

「沃克你今晚可以陪著奈莉嗎?」

「哈哈,這樣好嗎?讓妳可愛的妹妹跟我一起。」

「哼~你在說什麼,你不也是她的哥哥嗎?」

「也是,她是我...我們的妹妹

放下奈莉並替她蓋上毯子,奈莉的睡臉看起來十分安穩,正當沃克起身要回帳篷拿自己的毯子時卻發現手腕被抓住了。

「沃克

看著奈莉安穩得睡臉和緊握的小手,沃克這才發現自己打從一開始就沒有離開這裡的選擇。

「哈哈,看來你走不了了。」

「嘛也不是真的那麼冷。」

躺在奈莉身旁,也許是奈莉的體溫,不但一點也不冷,沃克甚至覺得很溫暖。

「晚安,奈莉晚安,莉莉

「晚安

閉上眼睛,沃克想著,上次像這樣三個人一起睡是什麼時候了呢?沒有得到答案,沃克很快的進入了夢鄉。

 

帳篷外,艾爾芙靜靜的站著,平常總是被沃克笑說自己是愛哭鬼,可是艾爾芙認為那是沒辦法的。

艾爾芙是家裡的獨身女,不知道為什麼她並沒有什麼朋友,所以在遇見莉莉之前一直都只是一個人,後來又加上沃克,這兩人可以說是她僅次於家族最為親密的存在。

自從那天之後,身處泰坦尼亞的艾爾芙可以說真正的只有獨自一人,她甚至不知道她的父母是否還活著,因此當她得知疑似沃克與莉莉的消息的時候她非常的激動,不用說,她當場高興的幾乎哭了出來。

因此這是沒有辦法的,這樣家族之間的愛情是她最為憧憬的東西,所以

「聽見這樣的東西叫我怎麼

怎麼讓人能不想哭呢

羨慕,再帶有一點的嫉妒,艾爾芙在心裡默默的期望,有一天──

也能成為他們的,家人。

 

 

 

「嗚哈~~」

我打了一個哈欠並伸了個懶腰,看來昨天睡得挺不錯的,其實昨天根本沒動到所以並不怎麼累,多虧這今天一早精神就相當不錯。

「今天就不賴床了。」

今天若再賴床恐怕沃克又要碎碎唸了吧,於是我站起身活動了一下身體後便走出帳篷。

如同往常一樣,艾爾芙早就已經起床準備早點,至於沃克也許又去找獵物了吧。

「早啊小艾!沃克呢?」

「早安,沃克的話,他回自己帳篷睡了。」

「嘛昨天最辛苦得恐怕就是他了吧。」

「嗯,不過時間也差不多了,是不是該叫他起來呢。」

「我去吧。」

不過正當我要離開的時候沃克剛好從帳篷內出來,一臉睡眼惺忪的樣子,也許是被我們的對話吵醒的吧。

「早啊兩位

沃克打完招呼又打了一個大哈欠,難道昨天沒睡好?

「真沒用耶你,振作一點好不好,今天可要趕一整天的路。」

加上昨天的份,順利的話應該可以在後天的午後到達雷姆薩西特才是,再運氣好的話晚上就可以見到魔王他們。

「什麼有用沒用的,還不是昨天半夜奈莉突然整個抱住我,多虧她我到早上都沒睡好。」

「嘻嘻,奈莉也真是的,所以你才回自己的帳篷嗎?」

不知道為什麼,艾爾芙似乎也知道昨晚我們一起睡的事,嘛畢竟昨天還那樣大叫過。

「就是這樣,拜託了,等等吃完東西再讓我休息一下。」

我拍了拍沃克的肩膀示意他打起精神,也許是真的相當睏,沃克只回了我一個苦笑。

「說起來那傢伙昨天睡這麼好怎麼到現在還沒起來。」

「有什麼關係,就再讓她睡一下嘛。」

「唉~還敢說我,妳從以前就這麼寵欸?」

「莉莉!?妳為什麼出現在這裡」

突然間,沃克像是看到怪物一般指著我大喊。

「為、為什麼?因為奈莉還在睡所以我就先?欸~~~~?」

這時我才注意到,昨天怎麼樣也出不來的我竟如此簡單的站在這裡。

 

 

 

也許是事情才過一天,莉莉的出現太過自然以至於沃克和艾爾芙一下子沒有注意到其中的不對勁,就連莉莉本人也沒馬上反應過來。

「對啊,莉莉姊妳昨天不是說不能出現嗎?」

「奇、奇怪,為什麼突然可以出來了?奈莉呢?喂~~小奈莉!!」

莉莉慌張的叫著奈莉,現在這種情形,在奈莉出現之前還無法判斷是好是壞。

「嗯幹嘛啊?吵吵鬧鬧的再讓我睡一下。」

好在奈莉相當快的就有所反應,那至少並不是最糟的狀況吧,至少不比昨天糟

「妳快醒醒!!告訴我,妳還記得昨天的事嗎?」

 

 

 

一大早就聽到沃克在大叫,總覺得昨天也有類似的情形。

「問這幹嘛,昨天我又不可能單獨行動

「回答就是了,還記得嗎?」

這次又換成姊姊,既然連姊姊都這麼說了肯定有什麼意義,嗯我也不是在說沃克說的都是廢話拉

我開始慢慢的回想昨天的事,記得昨天早上也是聽到沃克和小艾姊的說話聲,然後小艾姊跑來叫我起床

……

一下子,我什麼話也說不出口,當然,昨天的事情我全都記得,正因如此,我一下子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奈莉?」

沃克的聲音深深地傳到我心裡,就是這個聲音陪我度過最難熬的時間,而是那麼的──

熟悉

 

 

 

「沃

經過短暫的沉默後,奈莉說出口的聲音帶有些哽咽,沃克想,該不會一早醒來再次想起自己的失憶的現實而感到難過吧?

「奈莉,沒關係的,昨天我們不是說好了嗎?就算從頭開始也會好好努力的。」

沃克不覺得昨天奈莉的話只是逞強,只是,再怎麼堅強一個人也總會有裝不下情緒的時候。

「不不是的

「怎、怎麼了奈莉,該不會又忘記什麼了?」

昨天看似冷靜的艾爾芙聽奈莉這樣似乎也緊張了起來。

「我

「沒關係的小奈莉,姊姊會陪妳的咦?」

莉莉話才說完,身體就開始出現異狀,不,這並不能稱作異狀,那是沃克與艾爾芙,尤其是莉莉-最為熟悉的光芒

「奈莉

一陣閃光過後,眼前的莉莉轉眼變成了奈莉,看來不只是語帶哽咽,在奈莉的臉上已經有兩條清楚的淚痕。

突然間,奈莉衝向了沃克並緊緊地抱住他。

「沃克沃克

「不用擔心的奈莉

沃克用溫柔的語氣說著,然後以輕輕的力道回抱奈莉的小小身軀,這時候如果連自己都慌張起來只會令奈莉更加不安而已。

 

 

 

不論是沃克、姊姊還是小艾姊都誤會了我的狀況,雖然很想告訴他們誤會了,但滿腔的情緒使得我一下子也沒辦法好好說出口,於是我先和姊姊交換了身體。

「我想起來了全都想起來了

抱著沃克,我深呼吸一口氣後,總算能好好的將話說出口。

「欸?」

「我的記憶!全部都恢復了!」

「恢復了?妳是說真的嗎奈莉!」

沃克稍微離開我的身體,然後抓住了我的肩膀,雖然只是輕輕的晃動,但雙手的力道讓我感覺有些疼痛,不過這樣的疼痛也正好讓我確認了這是現實而非夢境。

但沃克會這麼驚訝也是沒有辦法的,畢竟連我自己也意外得差點說不出話來。

「嗯,剛剛試著想了一下,所有的事我全部都記起來了。」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小奈莉?」

我現在才注意到,到剛才為止都還是姊姊在外面的狀態,也難怪沃克他們會注意到不對勁而叫我起來。

「我也不知道,不過你看!」

說著我讓沃克緊抓著肩膀的手放開,而沃克似乎現在才意識到自己有些太過激動並說了一聲抱歉,接著我舉起了隨身的法仗。

「依聖魔法師之名,賜與吾等創造的能力,召喚魔法-水幕!」

詠唱完咒語,我高舉法仗將集中於前端的魔力一口氣放出。

隨後,飛上天空的魔力球到了約三、四公尺高後爆了開來,在我們面前形成一道水幕,正巧,這個角度剛好能看見彩虹。

 

 

 

「哇啊~~好美喔。」

看著透著陽光的水幕形成的彩虹,艾爾芙感嘆的大喊,也許這是她第一次好好的看奈莉使用魔法也說不定。

「小奈莉妳能用魔法了?」

也許是因為太過震驚,又或許是因為眼前的景色,沃克一下子腦中什麼也沒有思考,倒是莉莉冷靜的注意到了重點。

「不是說了嗎?既然恢復了記憶,這種小魔法太簡單了~」

對奈莉而言,失去記憶最大的問題恐怕就在莉莉身上吧,連魔法都忘記怎麼使用的話她和莉莉就要一輩子保持那種身體了,奈莉可能還比較無所謂,完全無法現身的莉莉就麻煩了,所以奈莉昨天才會下那樣的決心。

正因如此,比起去想起一段特定的記憶,當場使用魔法也許是最直接的傳達方式吧。

「奈莉,妳真的恢復了?」

但儘管如此,沃克一時間還是難以相信,雖然奈莉的記憶也是莫名其妙消失的,但過了一晚就突然恢復實在也太過突然。

不過再想想,既然一晚就突然失憶的事情都發生了,那麼睡一覺就恢復記憶似乎也不是那麼不可思議。

「還懷疑嗎?那麼五年前姊姊的生日,那個蛋糕其實

「哇哇哇~~~我相信!我相信了!!」

奈莉話說到一半沃克急忙阻止,這件事的確只有沃克和奈莉知道。

「喂喂~這樣不是讓我很在意嗎?確實那個蛋糕是

當天沃克原本是答應要親手做給莉莉的,但沃克沒想到蛋糕的製作意外的困難,唯一的女性奈莉更是對料理一竅不通,最後沃克只好去買了一個現成的然後再稍稍加工成較不完美的外型。

當然味道肯定沒話說,只是莉莉的笑容越燦爛,沃克心中的罪惡感就越大,因為之後幾次沃克的生日禮物似乎也因此升級不少。

「嘛~反正味道不錯。」

雖然不知道莉莉怎麼想的,不過此時沃克相當感謝莉莉有些不計小節的個性。

「話說回來,妳知道自己為什麼失憶嗎?果然是因為融合魔法的副作用?」

躲過暫時的危機,沃克立即將話題拉回奈莉的身上。

「不知道。」

「還真是乾脆的回答呢

聽了奈莉的回答艾爾芙有些不可思議的說。

「不過我可以肯定跟融合魔法沒有關係,成功,失敗,只有這兩種結果,再說都過這麼久才出現副作用也不可能,魔法效果可不是可以積蓄那麼久的東西。」

「說的也是

跟著,莉莉也乾脆的肯定奈莉的說法,畢竟她也是當事人之一,自己的身體應該很清楚吧,而且恢復記憶後的奈莉說起魔法的事總讓人感到相當有說服力。

「真要說副作用的話,大概就是以前姊姊昏倒的那次吧。」

沃克記得當初莉莉只是因為精神狀況突然增強有些不堪負荷而已,其實也並不是什麼大問題。

「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還需要回雷姆薩西特嗎?」

見三人對話告一段落,最搞不清楚狀況的艾爾芙終於忍不住問道。

莉莉並沒有回答,而沃克也只是靜靜的看著奈莉,因為就算要沃克回答他也不知道該怎麼做,回去找魔王中的大魔法師也只是當時的權宜之計,如今奈莉恢復了記憶,沃克認為奈莉的魔法程度、知識都要在對方之上,所以目前還是交給奈莉判斷比較妥當。

「不必,雖然沒有確切的原因,但我想應該沒問題了。」

「喂!奈莉,這麼隨便好嗎?」

「我都不怕了你擔心什麼嘛?」

「就算妳無所謂但我

「你說你會陪我的吧?」

沃克在猶豫是否該說出口,奈莉對自己的信任讓沃克很開心,但奈莉她忘記了一件事,如果真的再次發生同樣的事情的話,即使奈莉足夠堅強去面對一切,那也不能表示自己有辦法承受

畢竟,沃克他是屬於被遺忘的一方

「嗯

但就算如此沃克也只能接受奈莉的話,沃克想,那是他打從一開始就被決定的使命,是他必須去承受的重量。

「那就這麼決定了,小艾姊妳也沒問題吧?」

「那當然,畢竟奈莉妳自己的事情,身為外人的我沒什麼好說的。」

「怎麼這麼說,妳也是我的姊姊啊!」

「是是嗎?哈、哈哈,那我就更沒有什麼好說的了。」

說著艾爾芙像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扭著身體,也許是錯覺或是剛剛水幕的關係,沃克總覺得艾爾芙的眼角似乎帶有一點淚光,但沃克可以看出來她真的很高興,其實沃克從之前就覺得,一直以來艾爾芙實在有些見外。

「不過妳身體沒問題嗎奈莉?」

看奈莉的樣子應該是沒什麼大礙,甚至可以說跟之前完全一樣,不過沃克想還是問一下的好。

「嗯,馬上出發也沒問題啊,不過要先吃點東西,嘻嘻。」

「哈哈,為了慶祝妳無事回復記憶,到了神思村我們再好好吃一頓。」

突然間,莉莉小聲的說了幾個字,沃克才想到從剛剛開始莉莉一直沒說到半句話。

「怎麼了莉莉,還是妳覺得回去雷姆薩西特比較好?」

「欸?不,那個慶祝

「慶祝?那當然!嘛雖然前幾天才大吃大喝了一頓。」

就在前幾天,理由什麼的沃克也忘了,反正只要心情好就可以來個小宴會。

「就是那個

「怎麼了嗎?還是說妳身體狀況不好?」

畢竟是同一個身體,奈莉沒事並不代表莉莉也完全沒問題,尤其莉莉是屬於被治療的一方。

「那個我也記不太清楚了,我在想該不會

莉莉欲言又止,這樣的莉莉並不常見,平常她總是有什麼話想說就會馬上說出口的人,所以莉莉的舉止讓沃克有些不安,但沃克也不知該如何開口,只能默默的等著莉莉。

「那天,我們不是喝開了嗎?喝到我們都幾乎站不穩的程度。」

「阿啊是有這麼一回事。」

沃克當然記得,雖然隔天早上的宿醉並不嚴重,但當晚從營火旁走到帳篷的距離實在遙遠的難以想像。

順道一提,當晚沃克再次證實了艾爾芙的酒力,她明明要喝得比沃克和莉莉都還多,但除了臉有點紅之外完全看不出任何異狀。

「想想,昨天是因為頭有點痛是因為宿醉所以前晚的事才會有些想不起來吧。」

沒錯,宴會就是兩天前的晚上,而昨天因為奈莉的事情衝擊過大,所以還一度誤以為莉莉的頭痛與失憶有關,現在回想起來莉莉的頭痛和晚起可以說都是必然的事。

「難道姊姊想說我的失憶和妳喝酒喝太多有關?」

「不,啊或許不能說完全沒關呢

「那到、到底是怎麼樣呢?」

一旁的艾爾芙不知何時開始變得雙眼發亮,沃克心想難不成她不是在不安而是在期待故事的發展?

「那天因為喝太多所以腳步不太穩,事實上我在路上就有好幾次差點跌倒,不過最後我還是撐到帳篷了。」

「嗯嗯。」

艾爾芙趣味津津的點了點頭,沃克已經可以完全確定她完全只是興趣本位了,想起來艾爾芙還真算是奇妙的人,明明那麼愛哭,外表看起來也有些柔弱,在這份上她又有過人的酒量(喝酒的氣勢也相當驚人),在意外的時候又相當的冷靜,沃克真不知道該說他是大物還是單純只是天然。

「不過一到帳篷也許是放心了就不小心絆到腳,之後我在帳篷內晃阿晃阿想設法恢復平衡,最後還好帳篷的外壁撐住了我。」

「呼~那還真是驚險呢。」

看著這兩人的一來一往沃克開始思考,這段對話到底有什麼意義?說起來當天沃克的確有注意到帳篷有些歪斜,大概就是這個原因吧。

「但就在我以為可以安心時,帳篷的樁腳似乎因為承受了過大的衝擊而有些鬆動,我一個沒注意就還是倒了下去。」

「然、然後呢?」

艾爾芙跨張的吞了一口口水,看來她是一個相當不錯的聽眾。

「沒了,因為之後我就失去意識了。」

……

聽到這,沃克想到了一種不太想承認的可能性

「那個,姊姊

「嗯、嗯?」

沃克可以完全肯定,這時的莉莉聲音中帶了一絲顫抖。

「妳是說妳因為喝醉酒跌倒而失去了意識不,正確來說是在倒地前失去了意識?」

莉莉曾說過奈莉的身體控制權在她之上,從睡著時大多是奈莉的狀態可以判斷,醉倒後外在的肯定是

「哈大、大概就、就是那樣吧

「於是就變成跌倒,而且是在無防備的狀態下

不用說,喝到深夜時奈莉早就睡著了。

……

接著在場所有的人都陷入沉默,沃克很好奇現在的莉莉會是什麼樣的表情。

「哈哈,再、再怎麼說就那樣倒下去、撞到頭、然後失憶也太

……

「哈哈……….對不起!!!」

……

「唉沒想到居然是姊姊

「哈哈,至少不用擔心是魔法的問題了。」

沃克像是為兩人緩頰似的說道。

「對不起~~!!小奈莉,原諒姊姊~~~」

「哼!看在妳是姊姊的份上,嘛~反正因為這次的意外魔力似乎恢復了不少。」

「真的嗎?那不是太好了嗎,我真不愧是小奈莉的姊姊。」

雖然不在眼前,但沃克可以清楚看見莉莉挺著胸膛自滿的樣子,沃克不禁想,這傢伙真的有心悔過嗎?

「不過之後的宴會喝酒可要注意一點喔,我可不想再遭遇這種事了

奈莉嘆了一口氣,不管怎麼說她是不可能真的對莉莉發大脾氣的,身為妹妹的她雖然深受沃克與莉莉的溺愛,但就因如此反過來奈莉也相當能容忍這兩位做事亂七八糟的哥哥和姊姊。

「哈哈,最愛妳了小奈莉~~~」

沃克突然心想,如果這兩人有辦法體內猜拳的話,不知道是否有辦法互相擁抱呢?

「呀~~奈莉醬好可愛~~~」

突然,艾爾芙一陣大叫,看來代替碰不到的莉莉,另一位姊姊抱住了奈莉。

「哇啊阿啊~抱太緊了拉~~~嘻嘻,哈哈哈~~別擦我的臉~好癢。」

看著這樣的景色,沃克只是微笑的觀望,心想,如果真的發生了什麼也沒有問題吧?如果有她們兩三人在身旁的話

「好~~~既然魔力增強了不少,這次試試看用傳送到神思村吧!!」

「喔喔!!!小奈莉好威風!!!」

「真的嗎?奈莉醬的魔法總算要發威了嗎?」

不知不覺之間三人的情緒已經高過喝酒後的狀態了。

「笨沃克你發什麼呆呀!快過來~要傳送摟!」

「哈~!?真的要傳送?」

「那當然!」

不顧慌張跑近的沃克,奈莉開始詠唱起了咒語。

「依聖魔法師之名,賜予吾等靈活的羽翼,移動魔法─」

就在沃克握住艾爾芙伸出的手的同時,地面浮現了閃耀著藍光的魔法陣。

遠程傳送!!」

一陣閃光之後,沃克緩緩睜開了雙眼,轉眼間眼前的景色已經完全大不相同,但是取代原本一望無際大草原的並不是預定的村莊景色。

這是哪?」

先不說奈莉應該根本不清楚村莊的位置和距離,沃克等人之所以不常用傳送魔法的原因就是因為對泰坦尼亞的地理不熟,不小心傳送到深山或雨林中也是有可能的。

「哈...這次可不干我的事摟!」

「嗚

莉莉乾笑著,不用說她應該也正為眼前的景色感到傻眼,而艾爾芙更是一副快哭出來的樣子。

「呼~還真是消耗了不少魔力,不過反正村莊也快到了,今天就在這紮營吧!!」

「唉

順帶一提,現在大約是早上九時左右,四人的狀態為空腹,剛準備好的早餐以其所有人的帳篷都完整的一起傳送落在四周。

「的確是看得到村莊了

奈莉的這麼一個傳送大約省下了一天半的路程,只是

「而且這裡空氣清新,風景也不錯。」說著奈莉還作勢深深吸了一口氣。

沃克再次嘆了一口氣,的確一眼就可以微微地看見村莊的位置,如果傳送再精準一點的話恐怕只需不到數十分的距離,事實上就沃克目測大約只差了數百公尺,只是不只距離,在高度上也是

「我、我不要~~」

一旁的艾爾芙全身僵硬,四周連一眼也不看。

沃克他們所在的位置大約是再離神思村數百公尺的高丘上,高度百餘公尺的高丘,準確的說,是高達百餘公尺、寬度十多公尺的超高圓形石柱上。

「小艾乖,暈倒也沒有關係喔,等妳醒來之後我們再傳送下去。」

莉莉用溫柔的聲音安撫著艾爾芙,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外面的人變成了莉莉,大概是奈莉為了逃避沃克的責罵吧。

「唉

沃克再次嘆了一口氣,事到如今說什麼也沒用了,沃克思考著剛剛自己所想的事。

「嗯不管遇到什麼事都沒問題的,嗯,沒問題!沒問題肯定沒問題的沒問題沒問題沒問題的

然後像唸咒一般的告訴自己,嗯!沒問題的大概。

 


 

Whisper:

現在我面對著這片無

妳曾說美好的夢應該是一片白

惡夢將什麼也看不清

而妳則說若是美夢則能順心如意

惡夢將事事無可奈何

所以我知道──

這不是夢

那麼我所該做的就只有...

前進!

saberlo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